Thursday, May 25, 2017

中國的經濟發展潛力和風險

中國現在似乎給人一種經濟實力雄厚的印象。不過我知道它的經濟體制在促進生產力發展方面,並沒有培養、發揮本國人才的潛力。中國人才大量外流,到國外才可能成為出色。中國的資金現在也大量外流,為甚麼人們不信任祖國的建設發展潛力,投資在國內呢?恐怕是有體制問題。

穆迪公司昨天把中國發行的國家債券的信用評級降了一格,據說是因為國債的增加太快了。中國的經濟發展歷來比別的國家快一大截,但是近年來,全球遇到經濟危機,影響到各國都是增長緩慢甚至停頓的情況下,中國本來也受到影響,很難維持高速發展的,但中國用借債的辦法來維持高速發展。

穆迪公司說,中國越借越多,迅速積累了龐大的債務,來維持政府所要的經濟增長速度,債務在10年裡增加了一倍,而且大有繼續這個發展傾向的樣子,是很有問題的。中國在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方面,規模遠超美國和歐洲。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,而中國的貨幣流通量比美國還多了70%。

高盛(Goldman Sachs)集團調查了55个國家,自1960年以來的債務增長速度相對於經濟規模的比例,發現到2015年底,在所有的信貸擴張中,中国排到了前2%,2016年中國的債務升得更高。其它的大型信貸擴張都發生在非常小的經濟體内,其中有的基本上失去了對財政的控制力。

另外,中國的債務問題還有「影子銀行」的參與,就是讓非銀行的中介機構體來提供類似的金融服務,是一個缺乏監管的財務領域。中國在這方面的排名也是全球領先。

中國一半以上的銀行債務是提供給國有企業的貸款,而無論這些國企的債務有多沉重,銀行都繼續提供貸款,-- 很可能是不指望償還的。如果中國的房地產變得不景氣,--它不可能無限制地增長,建築業和地產開發商可能就無法償還債務,這都可能對銀行構成衝擊。

政府有甚麼辦法呢?接受較低的經濟增長速度,或者(印錢)救助銀行,或者甚麼也不做,只希望債務不會進一步削弱經濟,不會在某一天引發金融危機。

本文內容大致取自紐約時報China’s Ratings Downgrade, Explained一文。

Tuesday, May 23, 2017

參觀猶太人的會堂

在猶太人的安息日,我們去他們的會堂,參觀他們的妥拉禮拜(Torah Service)。我們10點鐘到的時候,會堂裡面已經坐了很多人,大家在吟唱。門口有人遞給每位來客一個禮拜程序本和一本聖經,並且拿了一疊蓋在頭上的小帽,讓各人任選一頂來用。

入座之後,翻到大家正在吟唱的那一頁,原來都是一些禱告和讚美的詞句。吟唱的是希伯來文,但左邊一頁是英文,所以不懂希伯來文的也能知道大家吟唱的內容是甚麼。下面是一段為所有猶太人的禱告,翻譯出來大概如下:

願那位祝福我們列祖亞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、撒拉、利百加、拉結、和利亞的神,祝福這整個會眾,也祝福所有屬神的會眾(all holy congregations):祝福他們、他們的兒女、他們的家族、和一切屬他們的,也祝福那些為禱告而同心建造會堂的人,以及那些進入會堂禱告的人,還有那些奉獻金錢支付暖氣電燈…(各種禮拜祈福用品)和捐助窮人的人。祝福所有熱心參與這群體需要和以色列地需要的人。願那聖者報答他們,除去他們的病痛,醫治他們,並饒恕他們的過犯。願神祝福他們一切賢達的努力得到昌盛,祝福全體以色列民昌盛。讓我們說:阿門。

然後他們作為美國人,這個國家禱告,為世界和平禱告,為個人禱告。為個人的禱告我翻出來如下:

Avinu Malkeinu(我們的父我們的王),用和平祝福我家,教導我們欣賞和珍惜生活,幫助我們從彼身上找到滿足。救我們脫離紛爭和嫉妒,不讓我們遭遇小人和敵對。願自私驕傲不至分裂我們,願我們為彼此感到的自豪團結我們,幫助我們不斷地更新彼此相愛的心。在你妥拉(教導)的光中,給我們、給以色列民、給所有各處你的兒女健康、成就、和睦、平安、和喜樂。阿門。

看來,猶太人把自己的會堂當作全體以色列民的一部份,這個意識很強。他們的孩子在整個禮拜過程中是很自由的,可以隨便起身出去,可以跑到前面,去拉正在宣布事情的父親,父親只好把孩子抱起來,並不影響繼續說話。安息日不能做別的勞動,全家到會堂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對孩子們來說,將來無論走到哪裡,猶太人的會堂給他們一個歸屬感。

他們花了不少時間輪流讀聖經,都是用吟唱的方式。他們讀的是一大卷的經卷,展開到他們要讀的那部份,利未記21章到23章!有一位執事宣布下面一段由某某人、某某人等等來讀,那幾位就上台去,有的小孩子也參與了。

讀完了聖經有一位拉比上去講道,他說妥拉供給猶太人生活的技巧,所以學習妥拉很重要。--那些利未記經文?的確,在經文下面的註腳有不少英文的解經和應用。比如為甚麼身體有缺陷的人不能供祭司職份呢?可能是不想引起前來敬拜者的注意力分散,破壞聖殿的完美敬拜形象,因為完美的神配得完美的敬拜。我估計近視眼之類的問題不算缺陷,不會引起敬拜者的注意力分散嘛。

我們去參觀的那一周剛好是孩子們的某個學習週期結束,家長們把孩子領到神的面前。每個家庭都一一上前,給自己的孩子讀一段經文,然後應用經文來囑咐和勉勵孩子。完畢時父母大多想要當眾親他們的孩子一下,可是頭幾個孩子都躲開跑掉,大家嗤嗤地笑,後面幾家就乾脆放棄不作這個姿態了。

有一位父親帶領三位成年女兒到會堂,也勉勵她們。其中一位發言,說出自己對猶太教的掙扎:為甚麼一定要信一個宗教?但是發現妥拉很寶貴,這個群體很重要,結論是:她屬於這裡。

禮拜中還有一個環節,是問大家最近有甚麼值得感恩的事,分享出來讚美神。一共有十幾人紛紛在他們的座位上分享,說出他們對神感謝的事。

還有一個環節,是請所有生病的到前面那裏,告訴一位拉比為哪一樁禱告,他就為每一位舉手作簡短的祝禱。他說的是希伯來文,我聽不懂。

中午聚餐,我們都受到邀請留下來參加。由於他們不能在安息日烹調,這些都是在前一天預備好的。我覺得猶太人的文化有很多與亞洲相似。但他們是地道的現代美國人,在一個越來越數字化的時代,安息日放棄使用一切的電子通訊工具,專心和家人、朋友在一起讀經和禱告,真是難得。

我在餐桌上問一位女執事,那麼長的經文,大家如何知道吟唱的調子,能夠齊聲吟唱呢?她跑去拿來一本希伯來聖經,指給我看字下面的那些小點點和向上、向下的小彎鉤,原來是好像注音一樣標在那裡!

我進去的時候沒有留意那個擺在門口的小小告示牌,結果用手機照了一些相。最後差不多結束時,才有一個人告訴我照相要到外面,不能在禮堂內。真抱歉!不敬了。不過另外一位表示理解,他說他們的青少年來到會堂,偶爾也有帶了iPad進來的。

Sunday, May 21, 2017

詩歌分享:主的呼喚

今天在禮拜中唱這首詩歌,很有共鳴。


我一呼喚你的名,你就會跟隨我?你要去未曾去過之處,從此被改變?
你要讓我的愛被人看見,讓我的名被人知道?你要在我裡面,讓我的生命在你裡面成長?

我一呼喚你的名,你就會撇下你自己?你會眷顧好人、歹人,從此被改變?
你的生命若吸引人或可驚,你會冒敵意的盯視?你要在我裡面,讓我聽你心禱告?

我一呼喚你的名,你就要讓盲人看見?你會釋放受綑綁者得自由,從此被改變?
你會親近痲瘋病者去潔淨,甚至在無人看見時?你要在我裡面,承認我對你的意義?

主啊當你呼喚我的名,你的召喚何其真實!讓我轉身跟隨你,從此被改變。
在你的伴隨下,我要到你的愛和腳步出現之處,這樣我就在你裡面成長,你在我裡面。

親愛的朋友,主呼喚你了嗎?

Thursday, May 18, 2017

傳福音的突破:不脫離文化

本文是另外一篇《宣教心視野》課程的學習筆記,讀Donald A. McGavran所寫的第101章。他出生於印度,因為他的父母在印度宣教,後來他創立了富勒神學院的世界宣教學院(現稱「跨文化研究院」)。他談論傳福音的策略,如何能夠在新的族群中建立大批的教會呢?別要求接受福音的人脫離他/她本族的文化習俗。

這使我想到最明顯的例子,一個穆斯林歸主,就必須脫離他/她本家本族的文化!生來就處在一個環境中,不能選擇不作穆斯林,難道不是文化,而非要說是宗教信仰不可?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難以對同胞傳福音,原因值得思考。

如何將萬民引向基督?McGavran院長提出7條基本原則,每條原則後面都有大量的研究文獻、例證支持,我在此記下來作以後的參考。

第一條是你出去作跨文化宣教,目標不應該只是建立一個教會,而要致力於建立一連串在增長、在向周圍同族人傳遞福音的教會。只有本地人能活出跟隨耶穌的榜樣,帶領別人接受主。

第二條是集中向一個群體傳福音,比如知識分子?比如餐館業的工人?這樣的聚會能夠帶給人歸屬感。對於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族群來說,建立基督徒的群體歸屬感很重要。

第三條是鼓勵初信歸主的人和家人親友同胞保持良好關係,不要以為因著信仰被家人唾棄是應該有的作主門徒的代價。--哈,我過去就是這樣以為的。可穆斯林是否有辦法接受了主仍然作文化上的穆斯林呢?或是我們不許他們這樣做?

第四條是鼓勵群體決志歸向基督。西方的基督徒肯定覺得決志必須是個人的,前次我介紹過Vincent J. Donovan神父寫的親身經歷,非洲部落的頭人不容他只為其中一部份合格的人施洗,而要為部落全體的人施洗!其實華人何嘗不希望「隨大流」?要求人信主後明顯與眾不同是很逆我們華人文化的。

第五條是期盼源源不絕地有人接受主。初信的人告訴周圍親友的可能性最大,我初信的幾年中,曾經影響了很多中國大陸學人及家屬對基督信仰、對教會的看法,因為我告訴他們我為甚麼信,以及我發現信主後的「新大陸」,其中很多人同意來嘗試基督信仰。

第六條是幫助和勉勵信徒,努力實現他們文化中的高尚價值觀,讓人看見就歸榮耀給他們所跟隨的基督。很多價值觀本來就是普世性的,愛心體諒啊,饒恕團結啊,誠實,正義,謙虛啊等等,未信的人也會尊敬,你對他們就有良好的影響。

第七條是從一開始就強調信徒都是弟兄姊妹,大家彼此平等。雖然因為社會制度,信徒可能屬於不同的階級,但是大家都要努力順服基督。

Tuesday, May 16, 2017

穆斯林歸主的見證

這裡有個網站,三位穆斯林見證他們信主的經過。聽說主正在他們中間大大動工,願你也受到鼓勵。Fouad Masri是黎巴嫩人,他著書和演講,創立了Cresent Project,致力於向穆斯林傳福音。



Saturday, May 13, 2017

N.T. Wright 談「地獄」

賴特博士指出,東正教會傳福音從來不談「地獄」審判。這是中世紀的西方哲學發展出來的神學思想。



你想過沒有?「地獄」如果是真的存在,或說上帝真的設立了那麼一個地方要懲罰罪惡,為甚麼祂沒告訴亞當,或告訴該隱,或告訴挪亞?或差派使者告訴摩西或大衛呢?整個舊約提都沒提過。難道上帝故意隱瞞?

希臘人的世界觀中有「地獄」,中國人也知道個「地獄」和「閻王爺」,用「地獄」來談受懲罰倒是很容易理解。耶穌關於地獄的教導,是否用希臘人明白的語言來對希臘人講神的國?我不能確定,但是我想是很有可能的。

Wednesday, May 10, 2017

家裡的第一次美國人團契聚會

五年了,我所參加禮拜的美國人教會沒有團契。我的意思是:沒有那種有聚餐、有屬靈分享的聚會。最近,我決心用夏天時間來開放家庭,每兩周一次,周五晚上邀請他們來家聚會!做個簡單的中國飯菜,飯後出題目給大家分享。提前放出口風,大家反應似乎不錯,於是決定立即開始。

過去參加小組團契都是和華人在一起,不必解釋,這次只有我一人是華人,邀請時需要詳細描述聚會形式。不過我現在有條件,能夠花點時間在家裡搞聚會,邀請這些美國的弟兄姊妹見識一下不同文化的教會活動有好處。

我知道有很多人忌口不吃某些食物,Gluten 啦,sodium 啦,奶製品啦,所以特意留心,買了一些Glute free的食品,預備了蔬菜可以拌沙拉油,免得有人不能吃米和麵。

停車:我家門口車道上只可停兩部車。我們隔壁剛好有個停車場,卻到處都有牌子注明為那家機構專用,違者拖車伺候。我跑了幾次去找管理人員,最後終於確認,周五晚上我的客人來停兩小時是沒有問題的。太好了,感謝主!

提前寫了邀請信,挑了教會中比較熟悉的人,星期六晚上電郵了三十幾個人。星期天毅然到前面再邀請一次,說是「歡迎所有人」。其實,若全都來了我家地方是不夠的!結果,教會中舉辦另一個事件,在時間上與我的邀請時間衝突。於是有人來告知這次不能來參加的原因。沒問題,感謝主他們都有興趣,下次吧!

不過,因為來客中可能有幾個小孩子,大人聚會的時候,他們怎麼辦呢?查看了我女兒房間裡的壁櫥,果然還有幾套圖版遊戲在那裡。左顧右盼,那一大紙盒的舊雜誌拿給孩子們剪圖比賽?把那個照相機交給孩子們?對了,乖就有獎品!

最後,大概有十幾人確定要來,趕快收拾一下房間,清潔地面,算好時間預備飯食。本來想要炒飯的,後來乾脆不炒了,燒兩個菜吃白米飯。時間沒算好,大家都來到的時候,我的菜還沒燒好。只好謝飯請吃,我接著再補第二個菜。

有幾人沒有按預期來到,包括小孩子沒有來,另外有三位臨時出現,不錯!有一位老人家聚會結束後在我家彈了半小時琴;另一位老人家丈夫過世不久,這次有人送她來,感到很開心,結束時我當然送她回家;照顧她的姊妹從太平洋島嶼來,見證說大家都是同一位神,同感一靈,能夠有機會彼此相愛,彼此服事,要感謝主。

我出了好幾個題目給大家選擇分享:1. 分享你的家庭或你的文化;2. 分享你信主的經歷或參加教會的經歷;3. 分享你的喜好、熱心追求的東西、或理想;4. 分享近來的經歷神的見證;5. 分享你最近讀的好書。好幾位分享了自己如何遇見了另一半,還有幾位分享如何找到這間教會,等等,可惜因時間關係,我要求每人只講5分鐘。

有人帶來甜點,聚會完提出來分享甜點,真不錯。而我卻把salad和cheese忘光了,沒有拿出來!總結:美國人不要拿碗和筷子給他們,要預備餐盤和叉子;美國人寧可光腳,不穿你預備的拖鞋,下次要吩咐他們穿襪子來?他們比較喜歡米飯,似乎不喜歡包子。